《东亚日报》报道截图 点击进入专题:为赴河内参加第二次“特金会” 金正恩乘专列离开平壤 责任编辑:余鹏飞

头两年他经常哭,一到晚上思念涌来,想家,想奶奶,躲在被子里哭。随着时间流逝,哭的频率从几天一次到几个月一次。“想家人也没用,又出不去。时间长了,没什么好想的。”